齐二

焦虑

2018.11.17

我不回头。

2018.11.10

母亲给我画了一个正当合适的饼,班主任给我画了一个大饼。但是他们不知道,我也不敢说。想要的更多。这很可怕。

2018.11.09

因为我从来不是会被偏爱的人。
不被选择,何必争取呢?

2018.09.16

我可以和你谈论一切,除了她。

你们拉不了我,她也不行。

我们的故事里,没有她,只有我。

都试了,也认了,不想被救赎了。

我不是求助者,是施虐者。

如果她是一根刺,我要扎进心脏最深处。

2018.07.22

放下吧。

2018.5.20

没有办法再和别人敞开心扉了。
封闭自己惩罚你这种毫无意义的做法,
我明明知道的,
可是已经来不及。
我阻止着与每一个的亲近,
甚至了连一个喜好也不肯透露,
没有办法阻止自己的行为了,
已经失去了这种能力。

2018.05.16

“在世间,本就是各人下雪,各人有各人的隐晦与皎洁。”

2018.04.18

甜只甜一个人, 盐也只被一个人盐。

但是真的只被一个人盐吗?
可能并不在乎呀,虽然会难过,
但是你知道的,我都可以舍弃。

但是真的被那个人盐了吗?
可能只是正常地疏远罢了,
像其他人一样。

可是好像一开始就被盐的。

只有你,
才让我一次次没有原则。

2018.04.18

也不是不期待一个可以理解自己的人,
可以让我像以前那样任性的人,
但谁会喜欢这样的我呢?

这样负能量满满,没有安全感的人呢?

我越来越善于掩饰自己,告诉自己“忍耐便是”,
这样就更不会找到那样一个人了吧。

别在乎了吧,
毕竟现在已经失去了哭的能力,
以后也能撑下去吧。